2001年11月

南橫公路徹底放逐中年失業的我
然而
南橫終究也被老天爺放逐了!

「放逐」是了無牽掛嗎?我有這樣瀟灑的條件放逐自己嗎?南橫公路療癒中年失業的我,人生換跑道;老天爺竟然也讓南橫公路回歸自然遠離沉囂,我的南橫公路從此與我在內心裡對話。

我就是想放逐在南橫重生

人生第一個工作,廣告人持續了21年。媒體集中購買時代來臨,比稿風盛行,廣告創意論斤賣,後台老闆早期投資中國業主失利,廣告真的泡沫化。曾經意氣風發的廣告人走到了「消失的忠誠」盡頭,雇主、團隊夥伴、客戶都徹底消滅了「忠誠」這兩字;失業、無業、轉業,讓多數廣告人徬徨煎熬過很長的一段歲月,被迫中年人生換跑道也都只是早晚的事。

我也不例外,不需要怨天尤人,拍拍屁股走人!

可是接下來呢?這才重要啊!

被悶了21年的我,是悶壞了?還是籠子才剛被打開解放了?我要做什麼?那天離開廣告公司,就如同我大學聯考回學校拿成績單,第一次沒考上任何大學的空白心境,腦袋瓜一片空白,不知道如何回到家?

人生到底會歸零幾次?沉寂許久,內心裡一個堅定的聲音告訴我:「我要從花蓮騎車經過南橫公路,回到我的大學母校——台南成大」,我的早期騎車志趣音量慢慢漫延開來,我就是想放逐在南橫重生。

我期盼著放逐重生

唯南橫公路,放逐又療癒的快感

攤開地圖,很快我就排除不夠重口味的中橫公路、北橫公路、新中橫公路,我挑上仍保有大部分原味山林的南橫公路、最高海拔埡口2722m,400k六天半,包括當時還不盛行洄瀾300k的花東,就揹著重達8公斤的背包再次考驗我已經磨損的鬥志吧!

騰雲駕霧看南橫埡口山水

初始花東公路黃金稻浪美景,並未曾沖散我的悶氣;被悶了21年的「聽話」,聽客戶的、聽老闆的、聽主管的、聽工作夥伴的,業績、順暢、人和、鈍掉的原本尖銳創意思考本能,中階主管到最後就是最沒聲音的人,都聽大家的才能一片祥和啊!1978年大四騎一天壽命的環島,來到宜蘭就停住了!2001年此行包括花東都是最鮮美的!我安排先暖身花東193公路,再直奔挑戰級的南橫公路。

南橫公路前身是日治時期理蕃警備「關山越嶺道」,起點台南玉井,終點台東海端,是台灣南部一條橫貫中央山脈重要公路。南橫公路於1968年動工,1972年通車,1994年全面加封瀝青混凝土路面。1993年廢止山地申請管制,全面開放。

以下還原2001年當年騎乘南橫公路心境:

(節錄部份2003年第一本著作《台灣單車風情畫》10條精華單車旅遊路線中,「08. 巡航花東縱谷、騰雲駕霧看南橫山水」的內文)

在筆直的初來橋頭我們(加入了Simon吳)重新整裝出發,新武呂溪遙遠的源頭-南橫三山(塔關山3222m、關山嶺山3175m、庫哈諾辛山3116m)橫疊在南橫公路最高點的關山隧道上(2722m),我們必須騎乘35公里的上坡路,爬昇到利稻(1100m)方得有住宿。隔天再騎乘25公里,奮勇爬昇至2568m高度的埡口山莊住宿,之後才能通過關山隧道,這段路是旅途中最大的挑戰,人生何嘗不是偶爾也會在過程中出現一些像這樣嚴峻的磨練呢?

霧鹿峽谷兩側山壁狹窄,結晶裸露的金黃硫黃壁,加上不斷有溫泉硫磺氣體冒出岩壁的特殊景觀,壯麗中帶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,這是單車族才擁有的特別饗宴!尤其再經過大迴彎道後,從上千公尺高度俯視方才來時路狹谷,人的渺小與陡峭的景致,行程明顯對比衝擊。

看著同伴被我鏡頭捏到最小,又隨意放大的賣力攀升騎車。前一刻我也是同樣被南橫公路恣意把玩,來時路清楚提醒我,這是你自己挑的旅程啊!放逐的心境慢慢找到焦點!

隔天一早一路從利稻繼續攀升上摩天,山嵐逐漸被吹拂開朗、雲層漸漸被踩在腳下;蜿蜒公路不斷盤旋而上。吸進沁涼空氣然後從口鼻冒出陣陣白煙的感覺非常舒服。當肺部受到極尊重的犒賞之後,自然會提供更威猛有利的肺活量來承受踏騎所需的能量。

一斤2000元的董根烏龍茶園就安靜的躺在山腰上享受大自然的滋潤,我們不也是如此得天獨厚的感受嗎?

向陽大崩壁只有在下午傍晚西部夕陽西下前一刻,映在大崩壁上的金黃亮麗變幻顏色,豈止是絕景?通常旅人是不容易一睹丰采,包括我。此行光影不對雲霧繚繞,隔幾年後我看個正著,但是相機留在支援車上,只能用心眼留住向陽大崩壁的絕色;想說以後一定能再觀賞,如今老天爺說不了!

抵達埡口山莊前,8公斤的背包發威,讓我每騎一公里路,就須休息一會紓緩腰間的壓迫感。既然是來放逐,就徹底的隨興吧!放鬆的心念,居然之後就也放鬆心裡負重的壓迫感。整個下午我們都窩在溫暖的被窩裡養精蓄銳,因為隔天上午可以盡情觀賞沿途壯麗的雲海變化。趕路並不是我放逐在南橫公路的菜!

早上大概是攝氏5度C,終於一堵南橫景致,佇立2722m大關山隧道前足足一個多小時,極目遠眺東台灣白綿綿滾滾而來的雲海,時而潛藏,時而向上竄升;忽又豁然開朗清晰呈現向陽山直落1000m的大崩壁,此時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,好似騰雲駕霧般過癮!

南橫公路展現高超構圖技巧,簡單再簡單的斜線山谷、柔和曲線雲海,就這麼兩條線條大半天用來表白的浩瀚與幻境,推開了我真正想要騎車的心境;畫面中留下的大片空白,就是要留給我無限的想像空間,我還有更寬闊的天地等著我去揮灑!

南橫!南橫!你就這麼乾淨俐落化開我糾纏的心結!

方才依依不捨掉頭轉入黑漆漆又有點坡度的大關山隧道裡,615公尺長的隧道只有靠著微弱車燈,一路搖晃頂著寒風慢慢前進。

穿出西部的那一端,竟然是陽光普照的檜木林山谷,只是短短的5分鐘路程,東、西部景觀大差異。同樣短短的數年光景,我放逐在南橫,改變了我人生下半場;老天爺也放逐了南橫,想讓他終年休養了!

穿梭在巨大林木之間,右邊是玉山百岳諸鋒脈脈相連,左邊則是隱沒在庫哈諾辛山麓的「中之關健行古道」,沿途山壁因岩層通過強大剪力所造成的巨大皺褶構造。從天池往西,一路下降至禮觀、梅山,短短28公里間由海拔2100m降至900m,林木景觀也從針葉林、高山草原漸次轉換成灌木、闊葉林;歷經雲海、雲霧、東陽溫熙至艷陽高照,不啻如洗了一趟自然三溫暖般,暢快淋漓。

BMCC車隊也曾大陣仗騎車旅行南橫公路

旅程終點,我又返回大學母校——台南成大光復校區榕園。

榕園還是榕園!老榕樹依舊迎接著我,只是上回在榕園騎車的是二十啷噹大學生悠哉上下課騎車的我;2001年是滿身疲備放逐騎車的我。這幾年再回榕園,我帶了很多人來榕園騎車,我告訴老樹,我們都滿心歡喜了!

旅程終點返回大學母校,台南成大光復校區榕園

被放逐的南橫公路

大學時錯過同學們舉辦的南橫建行;當兵時放假我放膽獨自走過一段天池至埡口的off road路面,也與廣告人同事揪人天池健行到利稻;2001年中年失業首次嘗試騎車放逐南橫,之後BMCC車隊也由陳san籌辦過數次。我與南橫已經是熟悉的老朋友了!

莫拉克風災造成南橫公路嚴重崩塌,許多路段嚴重受創。交通部公路總局的公路防救災資訊系統公告,崩蹋受損嚴重的限制通行路段:台20線西段至108.5K(梅山口)、108.5K~153K(梅山口-埡口-向陽森林遊樂區),除施工車輛外其他車種禁止進入,仍屬封閉管制路段。

雖然此路段通車時間是2019年12月31日,但只要連日大雨,梅山口至埡口路段必有土石流,真得可以通車嗎?看著崩塌地工程照片壁崖中間令人觸目驚心,南橫許多路段幾乎柔腸寸斷。

老天爺收回數十年歲月的南橫公路,這麼多的警訊讓子民們必謹慎須思考「如果土質真的不適合開路,就放過他吧!不要讓他再背負險責!」、「再怎麼不捨的美景,放盡了他多年的光采,也應該讓我們的南橫老朋友安靜休養啊! 」

南橫公路終究是必須放逐了!我的南橫公路從此與我在內心裡對話,就如同我告訴台南成大光復校區榕園的老榕樹,我帶著南橫公路滿心歡喜回來了!

新武呂溪遙遠的源頭-南橫三山〈塔關山、關山嶺山、庫哈諾辛山〉安在

今朝滑鐵盧,明年諾曼第

1985年這句話是許多父母在孩子考試放榜失利後的鼓勵名言,也是當年廣告人年度奧斯卡盛會,第八屆時報廣告獎最佳金像獎、食品飲料獎得獎作品:黑松公司放榜公益廣告標題。

這張報紙廣告我曾經珍藏數十年之後,今年初誠心歸還給以前的廣告客戶,黑松公司承辦人我的老朋友呂俊哲先生,讓這張作品永遠珍藏在黑松中壢廠飲料博物館裡。

很感激!沒想到這張廣告在這段期間我也受益無窮。(更感謝聯廣公司黑松專戶組:莊欽裕、張裕仁、徐國城、喻淑柔很讚的創意,我也榮幸是小組其中成員之一)

在放逐南橫公路的騎車路途中,我經常憶起這則廣告,尤其文案內容:

今朝滑鐵盧,明年諾曼第

奮鬪最可貴的,在於他的過程,而不在於他的結果。

唯有靠自己的努力,走出的路才是真實的,闖出的成功才有意義。

無論榜上、榜下;切勿自滿、自悲。

人生要有接受「滑鐵盧」的勇氣,也要有贏得「諾曼第」的信心。

第八屆時報廣告獎最佳金像獎

我的騎車志趣找回我的鬥志與熱忱

我看到的是南橫公路的雄勢與屹立不搖,放逐在南橫的我,並不是要征服了南橫,而是南橫洗滌並激發了我的潛藏本能。讓我感受到南橫公路散發源源不斷的原貌氣息!拼命騎車的我不可能體會得到,幻作騎車人的我,找到可以持之以恆的更寬廣騎車領域。

回到生活面,回到人騎車的本能。生活化的騎車方式、五感舒放騎車本能感覺。2001年我放逐在南橫,南橫讓我一生受益無窮!

南橫公路騎車旅行叮嚀
  1. 不要硬闖交通部公路總局公告,崩蹋受損嚴重的限制通行路段。
  2. 事先上網弄清楚可騎車到那裡?接駁方式?
  3. 天候不佳的季節(春雨/梅雨/颱風季)容易土石流,想都不想切勿嚐試。
  4. 最多騎西段的台南-玉井-梅山、東段的關山-初來-向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